职教政策

习近平总书记:职业教育前途广阔、大有可为

央视网 2021-06-17

政策一方面对学科教育培训正大力打击和限制,另一方面对职业教育不遗余力地予以支持,这背后既关系民生,也深藏国家下一步战略。

提升地位,鼓励发展,职业教育的风口来袭。施行20多年的职业教育法,将迎来首次大修。

日前,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初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,草案共8章58条,聚焦职业教育领域热点难点问题,着力解决突出问题,推动培养数以亿计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,为进一步深化职业教育改革提供法律基础。后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(修订草案)》(后文简称为《修订草案》》)在中国人大网公布,进入社会公众意见征集环节。

仔细阅读职业教育法的新修订草案,我们可以看出国家对职业教育的态度,用两个字总结是“鼓励”,用一个字来总结就是“热”。 


具体有哪些表现呢?我们一一来看。

首先是提升职业教育的地位。“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不同教育类型,具有同等重要地位。”

职业教育摆脱“层次教育”成为“类型教育”,与普通教育地位同等,并非在此首次被提出。

职业教育首次在公开文件中被点明类型教育地位,要追溯到2006年出台的《教育部关于全面提高高等职业教育教学质量的若干意见》(教高[2006]16号):“高等职业教育作为高等教育发展中的一个类型……在我国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。”

而首次被认定与普通教育地位同等,要追溯到2014年6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印发的《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(2014-2020年)》,职业教育首次作为类型教育与普通教育并列平行,在顶层设计上雏形初现。

2019年1月,国务院印发《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》,开宗明义指出:“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,具有同等重要地位”。

而本次对职业教育领域的主要法律文件——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》的大修订,并将其“类型教育”、“同等地位”写进文件内,是为职业教育的未来发展定下基调。

并且该法规中还增加了诸多提高技术技能人才社会地位的条款。如当中提到,要“弘扬劳动光荣、技能宝贵、创造伟大的社会风尚”,并明确将设置奖励制度,更是进一步表明了国家要大力提升职业教育地位、鼓励其发展的决心。

其次是鼓励多方参与到职业教育中,并且明确了职业培训机构与职业学校作用上的并列地位。

文件内数次用到“支持”、“鼓励”、“推进”等词,并明确提到“支持社会力量广泛、平等参与职业教育”。在第十四条中还特别提出,“企业、社会组织可以根据办学能力、社会需求”参与其中,让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到职业教育当中,并以社会需求为其中一个导向,试图进一步促活职业教育。

此外,修订草案对促进产教融合、校企合作也作出了规定,明确国家推行学徒制度,鼓励企业与职业学校、职业培训机构合作进行学徒培训。

当中,还对职业教育的服务对象进行了扩展。第十七条中提到“支持和鼓励普通中小学根据实际需求增加职业教育的教学内容……并组织、引导职业学校、职业培训机构、企业和行业组织等为其提供条件和支持”。以往提起职业教育的受众,都惯性避开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,这表明,国家将“从娃娃抓起”,去重建人们对职业教育的地位认知,扩展了职业教育机构的服务范围。

通过《修订草案》当中的这些条款,我们可以看出国家对职业教育的“热”,一旦该文件确定并发布,我国现代职业教育发展的新篇章将正式翻开。

既是“人才强国”,也是“围魏救赵”

国家对职业教育的关注其实一直都热度不减,在当下这个时间修改职业教育法规,既是这些年相应的职业教育改革试验、相应理论取得了一定成果,也是国家社会的发展现状、高考改革的步伐,都让国家更下定决心要大力鼓励职业教育的发展。

国家如此大力鼓励职业教育,根本原因是: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供给与需求之间的结构性矛盾仍然突出。

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但目前我国在生产一线的劳动者素质普遍偏低,技能型人才紧缺问题十分突出。现有技术工人只占全部工人的1/3左右,而且多数是初级工,技师和高级技师仅占4%。从制造业比较发达的沿海地区看,技术工人短缺,已成为制约产业升级的突出因素。

而事实上,目前美国、日本的企业中负责安装、调试、维修实验设备和机器的人员基本都是“高职生”。在生产过程中,这些一般技术操作人员可以根据市场信息、用户反映,不断吸取相关技术和先进技术,日益改进和完善其操作技能,探索和建议产品的更佳设计等。孤立地看,它们往往是一些小改进,但积累起来,也会是很大的改革,会使产品多档次、多样化、个性化,从而增强产品和企业的竞争能力。

德国在发展高技术产业中,非常重视这类人才,要求他们成为企业中能适应新技术发展和高效工作的职工。德国对这类人才的培养,主要依赖职业教育。德国一贯重视职业教育,适龄青年也养成了接受职业教育的习惯,学生的就业前景也非常好,“向高等专科学校进军”已成为德国高中生的常用语。而在当前的中国,境况恰好相反。

曾在沿海少数城市试点的初升高五五分流政策,近期提出将逐步向全国各地推行,越来越多地区普职将“五五分流”。这一消息让广大“鸡娃”家长们慌了,很多人担心,这将让鸡娃家长们更疯狂,因为“谁也不愿意自家孩子进职高、失去高考机会、毕业当工人”。

 高考被喻为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,在当前学历就是门槛的就业市场中,擅长“未雨绸缪”的家长们,从幼儿园就开始鸡娃,这一方面提升了家庭教育支出,一方面降低了人们的生育意愿,一方面推动了学科教育培训机构的繁荣,一方面弱化了学校教育主阵地的存在感。

很多人呼吁:取消高考。但显然,这并不现实。国家顶尖的技术及科研人才的需求,永远都会存在,高考目前是最合适的选拔机制。但高考带来的负面效应,也不得不引起重视。

既然正面取消不可能,那不如“围魏救赵”,逐步解构“高考定终身”的神话,提升职业教育的地位,凸显职业教育的就业功能。预测下一步应该是提升工人的福利待遇和社会地位。

显然,政策引导下的理想状态是:让成为真正有资质去做科研的人通过高考走入顶尖学府,其他人可以通过职业教育成为高级技术工人。只有这样,国家经济才可以两条腿走路,高可成低可就。

并且,在当下对K12教育培训的严格限制下,政策对职业教育的大力支持,或是在引导市场风向,相当于关上一扇门后又打开另一扇门,让机构们关注职业培训赛道。

职业教育任重道远,机构把握政策春风

国家对职业教育的改革的决心很大,但真要实现理想状态其实并不容易。单看目前职业教育本身,还存在诸多短板,如从事职业教育的教师数量跟不上、素质难标准化筛选和衡量,毕业生就业面窄、就业状况不乐观等现象。

对于校外教育机构而言,短板往往也是突破口。

《修订草案》中不断在强调“合作”,“产教融合、校企合作、工学结合”,职业培训机构今后可以不必将自己的获客端圈在市场,与院校进行合作,一起培养人才;与企业、工厂进行合作、做定向人才培养;与非遗大师、工匠名人合作,办学徒制高级匠人培养基地,还可以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,设立职业体验型夏令营等。

“职业教育前途广阔、大有可为”,习近平近日在一次讲话中如此强调道。

© kpl职业联赛竞猜   备案号:蜀ICP备16035806号-4